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拭刃鉴心(其番外一)

-前排提醒前文进行了丧心病狂的细节修改,果然生日期间喝高了写的文不能发。。改文比写还累orz


-即兴小段子





静谧的月光辉映着黄金宫,光滑冰冷的宫殿外壁上有一处爬满了翠绿卷曲的藤蔓,郁郁葱葱,几乎要淹没窗子。


“砰”的一声巨响。一道人影从宫殿的最高处直接跳下。


乌鲁克的双王其一是大陆公认最强的吉尔伽美什,另一位恩奇都则有匹敌前者的实力。夜晚的宫殿自然不会有任何守卫,只有值夜服侍的女官见怪不怪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喂!大晚上的你太吵了。尼尼微亚会被吵醒的。”被藤萝淹没的窗户一下子打开,探出头来的人垂下的绿发被夜风吹起钩挂在藤萝上。他瞪着绿色的眼睛,对着那个跃跃欲试想要直接跳进自己窗户的家伙甩了甩手:“天之锁!见鬼我这里可是三楼。”


吉尔伽美什配合地任由恩奇都把自己拉上去。虽然恩奇都看起来比自己还要纤瘦柔弱,事实上怪力不可貌相。“大晚上不睡觉,你才没资格说我。”吉尔伽美什深吸了一口混杂着夜风的甜腻空气,沉醉在鼻腔中充盈的甜味,颇有兴致地欣赏起室内闪着微光的琉璃器材和其中咕嘟咕嘟冒泡的粘稠液体。


对方盯着他闪闪发光耀如星火的双眼,挥舞起了白嫩的拳头:“大晚上想着出去搞破坏的家伙兴奋地睡不着的家伙才没资格说我!”“啧。”被看穿了很不爽的吉尔伽美什索性咧开了嘴,“巡视领地期间把看不顺眼的地方推倒重建,这是王的权利。至于那些杂种,看着碾碎它们爆出的鲜红汁液真是——你干嘛——唔!”


可怕的言语被打断了,“吾友,别随随便便就说出这么可怕的话语。顺便,新配方如何?”绿发的人偶手上捧着一块摆满了许多晶莹绿色固体的模具,其中有一个空位——显然他刚才抠下来了一块来填了对方的嘴。


“一般。”


恩奇都又抠下一块丢进了自己嘴里,糖浆不疾不徐地咕嘟声中诡异地多了两人咯吱咯吱嚼硬糖的响动,“你胡说,明明很好吃!”


“哼。竟然敢塞我,真是大胆。本王说的难道有什么不对么?”吉尔伽美什伸手过去,又从模具里扣了一颗出来丢进嘴里。


“叫你随便就说这种话。要是连称号者都畏惧你的话,你可会没有朋友的哦。”


“切,那就让他们保持面对至强者威压的敬畏好了。”


“你这家伙……”告诫无效,恩奇都卷起袖子准备干架。


“糖浆焦了。”


“啊啊啊啊!!!——————”绿发的人偶发出了尖叫,一丢手里的东西,向着桌上的瓶瓶罐罐跑去。


成功免于一场冲突并看到好友失措的样子,吉尔伽美什见好就收,挥挥手顺走被搁在旁边的模具后从窗口再次跳了下去。


“砰!”又是一声巨响。


“嗷啊——”黄金宫中的另一个方向响起来睡狮被吵醒的满含起床气的咆哮声。



23 Oct 2015
 
评论(9)
 
热度(28)
  1. 用户o1yezbidz5月濑辉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用户o1yezbidz5月濑辉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