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段子手-今天的陛下也是安定地作大死呢

小伙伴po来了一张图,可惜她万图从中过,痕迹不沾身。所以不好直接发上来了。你们自行想象这场面吧。真的是金枪,陛下我是爱您的。

。。。。。。。。。。。。。。。。。。。。。。。。

耳边的声音变得异常嘈杂,吉尔伽美什下意识想晃晃头,耳朵却自行转来转去,有点晕。他双目微闭,伸手扶住了墙,以克制自己看到地面想要俯下身的冲动。多出来的身体部分无意扫到了后面站着的人,传来一阵新鲜的麻痒。

“迪卢木多·奥迪那!!!!!”

他忠实的骑士如同被狠揍了一拳,捂着肚子,一点点蹲下去,然后滚倒在地。“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过于灵敏的听力忠实地接收了地上传来的闷笑,甚至连急促的气息声和地面振动都清晰可辨,吉尔伽美什再一次炸了毛。糟糕!手刚脱离墙壁,便不由自主地矮了下去按在了迪卢木多的劲装上,就和迈开一步后跟上另一只脚一样不需要思考的本能。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陛……陛下。”笑的快要岔了气的骑士勉强将吉尔伽美什的两只手合起,按在自己胸口。因为对方尖尖的指甲触及墨绿衣装上装饰的黑线便克制不住地反复抠挠,实在是太痒了!

“是你的错!你怎么敢喵!!”吉尔伽美什厉声咆哮,随即捂住了嘴。

“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万望您的恕罪,陛下。”迪卢木多面不改色地说着谢罪的话语,诚挚地仿佛下一刻就愿意切腹自尽以稍稍减少自己的罪责——如果这张光辉的美貌不要被笑意扭曲地这么夸张就好了。

寒光乍起。

金色的眼睛被点亮了这么一瞬,迪卢木多把吉尔伽美什的手从自己面前拿开,好声好气地说:“下次请不要用奇怪的药水偷袭了,您知道的,Lancer怎么也是近战职介。身体动的…..噗哈哈哈哈哈哈………比较……哈哈哈哈哈快。”



今天陛下做了么?......

今天陛下作了么?打钩

迪卢木多合上了自己金光闪闪的定制日记本,微笑了起来。



02 Dec 2015
 
评论(12)
 
热度(18)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