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睡美人》

《睡美人》

乔戈里峰啊!

云朵缭绕你的足踝,

雄鹰伏在你的掌中,

太阳从你肩膀升起,

——照耀大地。

“哇啊——”

迪卢木多翻身便知道不好,本想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奈何腰酸腿也软。于是他咽下冲到喉咙口的半声惊呼,被迫检阅了此地主人一小部分的收藏品,并与其中的一些进行了更“亲密”的接触。如果这里能有个旁人来说明下情况,就是:夭寿啦金币山上有人滚下来了。

这么说不严谨。

首先这不是金币山,其次滚下来的不是人。

只要是亮闪闪、价值不菲的,都是老龙的收藏品。金币只占了前项,充其量也就是起到为这个能闪瞎人眼的洞穴镀上令人欢喜的颜色。

迪卢木多原地扭动了一下四肢,果不其然被滚落时扯到的一条金链子不知怎么绕成了粽子。意思意思地挣扎了两下他就放弃了,一心一意往外挪去。

小时候不懂事,有次带了核桃,到这里问巨龙吃不吃。巨龙想了想,摸出一块淡蓝色、不规则的晶石开始砸。后来在神殿听到授课长老用怀春少女般的语气说出存世的十大神器之一,“沧海的眼泪”被精灵族守护神收藏,年幼的半精灵看到图像,很不给面子地对着那张叠满褶子的老菜皮笑了起来。

淡蓝色、不规则。

长老爷爷我三天前吃过用神器砸出的核桃仁哦。

总之镶墙里好看的宝石和铺一地的金币除外——那些叫装饰品——这里的每样东西都不简单。

精灵是天性纯洁,喜欢干净的生灵。就算是半精灵,在这满是“事后”味道的洞穴里也呆不下去。迪卢木多觉得再多呼吸两口,自己一定会被污染坏了,肤色变深头发变白,从此再不能接触阳光,只能缩在地底。然后在某一次战争中对上自己的精灵同僚,兵刃相向。他浴血而战杀至神殿……最后被精灵的守护神一口龙炎……

该死怎么老是想到这条混账老龙。

迪卢木多愤愤地停下了幻想。他的手臂被并着锁在一起,双腿也是,现在往外挪、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链子的样子一定蠢透了。更别提还有黏黏的液体随着动作流出来,他恨恨地磨牙,仿佛这样就能把随之浮现的美妙记忆再次碾碾碎。

这是报复,低级的报复。

时间回到他们上次见面。

“真的要在这里做么?”迪卢木多伸手拔起了地上插着的一把宝剑,寒光潋滟。

“我要是你我就不会去摸,小宠物。半神器等级的冰系附魔,只要一下,你就可以在我这里永远呆下去了。”这条该死的老龙用更欠抽的语气问他想把自己摆在哪里,放门口还是挂起来。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迪卢木多进行了苦口婆心的劝说和艰苦卓绝的反抗。

不过要他相信这次他来,虽然地点无甚变化,但不见了所有锋利的魔法武器是抗争的胜利,他宁可相信是上次做到一半那道口子划的够深——死灵附魔。

他摆的。

不过效果是腐蚀还是痛感加深就不知道了。

 “呼——”半精灵终于呼吸到了第一口新鲜空气,感觉几乎要重生。趴在崖边向下张望,是连绵无际的白色云海翻腾不尽,偶尔露出几座灰黑的山顶尖儿,旋即又被淹没不见。阳光将厚厚云海晒的好似一张铺满白亚麻的大床,耸耸鼻翼就能闻到那种松软、温暖的味道。在大陆最高的峰顶本来是空气稀薄的极寒之地硬是用魔法造成了一方仙境。

“啪!”

洞穴中传来一个响指,伴随着淡淡的命令:“清理掉,恢复原状”,响起了水流的声音。金属链子在赤足的踩踏下发出清脆的碰撞,一步一步,越来越近,直到迪卢木多腰上一重——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腰椎上。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颤,熟稔至极的触碰让他觉得腰又有点软了。

“哦亲爱的小饼干,呆在里面会让你受潮么?我原以为精灵都是有点矜持的。”温热的水流一并打湿了地上赤裸的身躯,对方并不介意一起分享魔法带来的便利和舒适。

“放开我。”迪卢木多不满地扭动起身子。可是对方一脚踩死了链子一脚踩他背,稳稳地把他的反抗压下去。但从头顶丢下来的话语无异于往小火苗上泼洒油滴:“别闹,你要是喜欢露天,我一会儿会满足你的。”

火冒三丈。

如果没记错的话,迪卢木多昨晚来这里的时候看的是夕阳——现在已经是日头高悬的正午。至于做了几次他是真记不得了,耳边全是这熟悉至极的声线在喋喋不休,戏谑、懒洋洋却任性的要死!现在还搞得好像欲求不满是他一样!迪卢木多一声不吭,把双腿和双手一起敲在了地上,擦了擦脸上的水,恼火地用上力弓起背脊。

重新把真的生气了的小宠物踩了回去,“自己解,咒语都是一样的。”

“吉尔伽美什你知道节制两个字怎么写么!”

“吉尔伽美什你的恶趣味敢不敢用自己身上!”

“吉尔伽美什啊啊啊啊啊啊!!!!!”

根本就不需要猜,如果吉尔伽美什的那些鬼东西有解,一定会,且只会是这自恋狂的真名。当然迪卢木多很不甘心单喊名字,搞得好像自己求他一样。

正在洗浴的吉尔伽美什显然把这种程度的叫骂当成了背景音,低头欣赏起脚下起伏的结实脊背上一道道曲折蜿蜒的红痕——用魔法加热金币,不宽不窄的钝边便能轻易留下印记。不用把他翻过身来也知道,正面更精彩。

眼下他的整个身躯都渐渐染上薄红,因为水温。

迪卢木多正在面临极大的危机,有两样东西他和吉尔伽美什简直不在一个次元上——脑回路和皮厚程度。巨龙,巨龙都是拿岩浆漱口的,在火山口泡澡的。所以是觉得水温不够么!要被烫熟的危机让挣扎开始真正剧烈了,玩笑一样的怒火一下子无影无踪。

水温安定地上升着。

-以下被屏蔽了怎么都发不上来,请转第二章。

20 Jan 2016
 
评论(8)
 
热度(56)
  1. 王良殷月濑辉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