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睡美人》

【3】

“那些老东西恐怕想的和你一样,今年你也一样得不到神殿的任何援助。”

吉尔伽美什的手指在一道可怕的刀疤上打转,不时照顾一下旁边突起的乳尖。每转一圈,疤痕便浅了一分,“我对这种杂碎事可没兴趣。除非你…恩,服个软?”
    痕迹可以消失,险死还生的记忆却不会,而再次发生的危险更将常伴。一人之力对抗整个神殿,终归力有不逮。
    “那又如何。”吉尔伽美什的手被按住了,手掌下的心脏有力的跳动。震动胸腔,传递而上的声音如此之近,如此真实。

“我和他们,从来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啊。”

从上往下看,半精灵双眼的笑意犹如粘稠蜂蜜表面尚未隐没的波纹,充满了诱人的甜蜜。“他们的所有倚仗,无非是死去的教条,而您是我最大的援护。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您在这里,就足够了。” 

“我来用行动展现的信仰。”每个字,都虔诚得如同爱情。

室内骤亮,在一片华光中,一只宛如纯金打造的巨龙出现在了原地。

宽大的翅翼在空中略一舒展便卷起狂风,巨龙扬起修长的脖颈,流光从尖锐的犄角滑到尾尖的狰狞脊刺。它低下头,松开前爪,半精灵便很自然地抱住它的脖子,身子滑进腹部下面找个好位子蜷缩起来。刚消停,就伸出一条胳膊,扯过右侧龙翼覆好,不动了。巨龙甩甩尾巴,突起的脊刺也根根倒伏下去。

相对于永生,时间毫无意义。

对一个孩子来说,这个高度太过于苛刻了。藤蔓缠绕他的身子向上拖拽,鸟雀为他衔来果实,即使如此,临近峰顶的时候,露水结成的冰壳让他难以行动。从最开始一被隐形使魔捡回来扔在露天平台上就累得睡着了,到后面会跑进来自己找暖和的地方,最后索性钻进龙翼下面吓巨龙一跳。

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迪卢木多一动不动,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一缩在这个位置就犯困。鲜红的竖瞳在汇聚而来的碧绿和水蓝色亮光中微微扩大,又随着光亮没入半精灵体内而缩回细缝状。他成长得太拼命了,简直像是一颗被魔法催生的藤蔓一般,转眼就轧结苍劲,转眼就枯黄灰飞。

正如吉尔伽美什自己所言,他活的太久,对杂碎事情没有兴趣。他有兴致的是用最精细的手法将各种元素嵌进这具身体,无论是暗伤还是透支的潜力,都会像时光倒流一般回归最初,最完美的姿态。

而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持迪卢木多如此疯狂,他所求究竟为何,迪卢木多不提,吉尔伽美什也不问。

 “这是平原地精出产的武器,工艺很漂亮,没有附魔。下次再有屠龙者找上门来,别急着烤了吃,看看里面有没有法师。”——“本王没兴趣吃他们。”

“是是是,陛下。这个是湖底精灵的棋类,虽然我不会下,但是棋子很好看。”

“……我真不想给您带这个。”

……

有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会自称本王,迪卢木多便很配合地立刻装作是他的骑士,这是他们之间玩不厌的小游戏。

无限项链中一样样地掉出各种小玩意儿,大多是迪卢木多在斩杀入侵森林的冒险者得到的。也有帝国最近流行的连载艳情绘本,看起来是他特地跑去人类城市买的。最后甚至还有一束冰蓝色的花。

“这是什么?”雪国特产,这个距离翡翠森林最远的国度盛产的矿石晶花,在精灵中极富盛名,是最珍贵的礼品之一。吉尔伽美什当然不是不认识,只是这不合他口味——不够闪。

从隐形使魔那里取回自己的轻甲,穿戴整齐的迪卢木多回过头,瞟了一眼:“哦,拿错了。”他取回了那束花,微笑着单膝跪地:“不知我是否有幸得到您的一片鳞片,陛下?”

巨龙狐疑的动动身子,浑身的鳞甲在散射的光源下几乎闪出三个大字“说人话”。以他们俩的关系而言,半精灵不是没有拔自己鳞片的胆子,这么做作地讨,必有阴谋:“不给。”

“……我以为您至少会问我要您的鳞片做什么。”半精灵站起身来,隐约带着点小得意的语气,叫人没法忽略如此明显的潜台词“你快问我啊你快问我啊”。

“……?”

“我要去求婚——啊!吉尔伽美什你发什么疯!”一口龙息喷得迪卢木多刚才站立的地面金液横流,火花四溅。半精灵敏捷地躲开了,但是随后他便没有了说话的余裕,无数金币像是炸了窝的蜂群般追着他扫射,咄咄的闷响就像沼泽女尸贴近摸上脚后跟的小手,凉到心里。

卧槽你是想杀了我么! 

一把金色的短枪和一把同色的短剑几乎要舞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风暴略缓的间隙迪卢木多觉得自己的虎口要被震出血来。

半个洞穴的金币都飘了起来,就像一只金色的巨手虚握拢住一只雏鸟般容易。

“……”

被围在中间的迪卢木多当然知道这含而不发是什么意思,当啷、当啷、他把武器丢在地上。绝对数量,不用射出来,堆也堆死他了。

“珍惜你解释的机会,小东西。”

隔着厚度未知的金币层甚至看不见吉尔伽美什的身影,但他凉凉的表情还是轻易浮现在迪卢木多脑海里。

视吉尔伽美什的心情,要么打成蜂窝,要么轰成渣渣。

内心哀悼了一下隐形使魔这次不知道要收拾多久。识时务的半精灵招的很彻底。

这得从他的神赐说起。精灵是风的宠儿,森林的友人,这些长相俊美非凡的小妖精们天生就适合遇见湖畔放牧独角兽的女仙。相比之下,血统洁癖简直不算什么,也就是神殿长老一占卜出半精灵的存在就会派出刀锋舞者去杀掉的地步而已。

尚在襁褓中的迪卢木多无疑是运气不好的那种,刚出生就被刀锋舞者摸上了门。就在利刃落下的那刻,女仙推门而入:“我赐你一颗爱情痣,没有女人看到它会对你无动于衷。”

带着这颗眼角下的泪痣,刀锋舞者愣是不敢动他一下,只得抱回森林养起来。于是迪卢木多就成为了翡翠森林中唯一的一个半精灵,成长过程在吉尔伽美什的掺和下不提也罢,最近,泪痣开始发威了。

“您知道的,女性精灵对于咒语的精通实在是……”迪卢木多不堪回首过去三天的经历——吉尔伽美什赐给他的对魔法道具全数耗尽,用来抵挡铺天盖地试图把他带回家的魔咒,逃到靠近人类帝国的森林外围也没用。没办法,女性精灵就是这么热情直接。

“所以与其出门就被下咒,还不如去娶一位合适我的妻子——”

扑扑两声闷响打断了迪卢木多的解释。半精灵小心地把脑袋从紧贴着耳朵、没入石壁的两枚金币中间挪开。

有监视魔法的存在,吉尔伽美什不用看也绝对不会射偏,“你以为娶了妻子那群昏了头的女精灵就不敢继续对你下咒么?”巨龙的尾巴啪啪地拍打着地面,砸的周围叮当声不绝于耳。

“愚蠢至极!”

省省吧,既然是神赐的魅力,必然有神迹的效力。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吉尔伽美什毫无征兆的翻脸中,连绝望都来不及,迪卢木多能做的只有抱头蹲下。铺天盖地的金光中,蜂窝和渣渣的弹幕刷满了每一寸脑容。

视野一白,身子一轻,半精灵在高空下坠的窒息风压中展平身体,以免在空中翻转影响着陆。

为什么心理素质这么过硬,自然是因为被吉尔伽美什用不定向空间魔法阵扔出来不是第一次了。其实迪卢木多一直觉得吉尔伽美什能控制落点,否则为什么每次被传送出去都是高空。

和这位陛下呆一起真是,时刻都有惊吓啊。

不一会儿迪卢木多就悲伤地发现,这次空中的旅程比之前所有都要长。即使是屠过三次龙,杀遍翡翠森林外围的半精灵,“金眼的夜鸦”——他多希望这个称号是事实,自己真的能飞,就不用在几秒后硬着陆被砸掉半条命。

吉尔伽美什是不是生气了?迪卢木多反省了一下自己给出的理由:女人如老虎——那些追着自己下咒的女性精灵理所当然会被自己未来的妻子给撕巴掉。为了能娶到这样的妻子,他带上了最珍贵的礼物证明自己的财力和势力。晶花虽然也算得上昂贵,但有什么比黄金巨龙——守护神的鳞片更能象征吉祥和尊贵的呢?

好像没什么不对。

小气鬼!

视野中森林越放越大,他蜷起来护住内脏,在心里默默倒数。

3

2

1

“诶???”

——迪卢木多悬停在半空,脚尖堪堪点到树梢,压弯了一片嫩黄的新叶。

在他背后,两片仿佛熔金勾勒出的翅膀轻轻扇动,繁复至极的符文如叶片上的脉络般纤细精美,浑然天成。

元素翅膀——和一句话。

“小心别摔了脸。”

我没感动我没感动,迪卢木多恶声恶气地在心里刚重复了两遍,突然浑身一紧,拼命向左挪开。

短枪和短剑如流星坠地,划出两道金线,锋锐光华消失在土壤中。看看刚才停留的地方,那平滑如镜的树枝切面,迪卢木多狠狠打了个哆嗦。

还没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翅膀,半精灵尖尖的耳朵抖了抖,箭一样地直扑向某个方向。他落在五个人类……人型面前,天知道里面有没有死灵法师或者黑暗精灵。

他微笑起来。

“下午好啊,诸位。欢迎来到翡翠森林,希望你们能喜欢这里的风景……作为埋骨之地。”

不能说一番血战,只能算是处刑。

迪卢木多甩尽剑上鲜血,便抖落一地腥气。红枪钉在树干上,被刺透咽喉的死灵法师还未断气。他伸手握住枪杆,横向一划,才转身看向了赶来的精灵:穿着鲜艳,右臂裸露,那上面绘有一根赤红的树枝。

库丘林的赤枝刀锋团。

“……”

“……”

两个精灵看到半精灵的脸便噤若寒蝉,又止不住好奇那对金色的翅膀——论花纹繁复程度,他们背后的可远远不及。迪卢木多静静看他们在互相推搡了半天后,其中一个大着胆子开口了:“教官好。”

“恩,请帮我清理掉,再给我一份这里的地图。”

库丘林是是迪卢木多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以及兄弟——神赐者之间皆以兄弟相称。

年龄相当,实力相当,加上库丘林以强者为尊的性子,他待迪卢木多,可是比他正经的几个精灵兄弟要好多了。迪卢木多也会在没事的时候客串一下赤枝的教官,帮库丘林操练一下他的团员们。

魔法操控的炽烈蓝炎很快将现场处理干净,扔下一把种子,连植被都恢复如初。另一名精灵则贴着树干,倾听着什么。他手里的一张卷轴上墨线纵横,附近的地形跃然纸上。

赤枝的团员对这位待人和气彬彬有礼的教官普遍印象深刻,分工合作效率极高,生怕他等急了。

“这里是我们的营地,这个方向是神殿。这里是乔戈里峰。”标记出这三个点,地图就算完成了。

“教官,你怎么会有元素翅膀的!”用魔法毁尸灭迹完毕的精灵跑过来,终是忍不住好奇心了。

“谢谢你。”迪卢木多收下地图露齿一笑,“巡逻要是太闲的话,找点乐子怎么样?”两个精灵齐齐后退一大截,用力做出“今天天气很好教官你好教官再见”的表情。以这教官执教期间一个字就是揍的风格,他们可不想回到当年用身体来熟悉技巧的噩梦中去。

“那我就告辞了,代我向库丘林问好。我负责的区域还要麻烦赤枝的兄弟们多照顾几天。”黑发的半精灵转身离去,金色的元素翅膀无意识地一扇一扇,恍如下一刻就会融入黄昏中。

两名赤枝的年轻精灵不约而同想起了那份被长老们压下去却仍然传疯了的录音,以及,眼前这个半精灵站在他们之前守卫森林的样子。

“教,教官!你要不要来赤枝?虽然你不是……哎,你干嘛打我。”稳重些的精灵狠狠踹了一脚冒失的同伴,眼看迪卢木多渐行渐远才舒了口气,一把拽走了他。“走了,继续巡逻去。”

虽然你不是精灵,但是库丘林是不会在意这个的么?

“库丘林的人,真是越来越冒失了啊。”迪卢木多当然不是没听到,他笑了笑,似乎没注意自己的心态和语气都过于老成了,在评价一群年龄比自己大的精灵。

从小他和库丘林便是一条裤子的交情,他又怎会不知库丘林创立的赤枝近年来甚至隐隐有和神殿分庭抗礼的潜力。

只是……半精灵的脚步隐没在林间,走在灌木之上,走在树冠之间,走在那些看起来完全不能下脚的地方。

“我有我的路。”



-假装日更的tbc

22 Jan 2016
 
评论(8)
 
热度(39)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