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睡美人》

【8】


“不知不觉,十年了呀。”


迪卢木多凝视面前的被花藤包围的城堡,鲜丽的蔷薇与金盏花繁盛如昔,连花瓣的角度都仿佛未曾改变。


吉尔伽美什对着旁边新添的白骨吹起了口哨,“才几岁就这幅口气?不过……你狠毒的小美人要是再睡下去,这附近三个城镇的人类都要倒霉了。”闻言半精灵捂住了脸,他显然想起了险些变成花肥的经历——为了取回无限项链,之前武器都在里面。


“说起来这么大规模的魔法阵,吸取周围的生命来供给沉睡所需和增强实力——连我都忍不住想说声不错了。”有元素掌控者之称的黄金龙扫了眼某个魔力贫弱的家伙,“同样是半精灵啊啧啧。”


直觉显示,吉尔伽美什现在这嘲讽力度应该是在闹变扭。迪卢木多迅速回忆了一下这几天有没有做了什么招惹到这条小心眼的龙。


明明没有!


他理了理手上的花束,让整体蓝到紫的渐变线更加清晰。本来他只是拜托自己的契约对象帮他用魔法催生出这些花朵而已,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这位公主会喜欢的搭配,结果就这么被跟了过来。唉……


一阵簌簌的响动。


花藤像爬回巢穴的蛇一样快速缩入窗户,青灰色的城堡暴露在空气中。迪卢木多站直了身体,静静等待,很快,虚空中无数粉紫色的蝴蝶凭空出现,簇拥着一个少女。


“你们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美丽的公主殿下,我们是来接你回家的。”


迪卢木多快步上前,举高花束,温柔的声音和微笑足以让任何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女心动神移。而他带来的同伴则无语望天,白眼和不屑之情都快溢出来了。


少女游移不定地望了望两人,经历了数百年的沉睡,她可没想到醒来的时候还会有等待的人。不过……


轰的一声雷击。


受到惊吓的迪卢木多拔出枪与剑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被扔下的花束冉冉上升,落在了少女娇嫩的掌中。她轻嗅了一下:“如果不是看在花的颜色还算对我胃口的份上,我会把你烤成焦炭的。”


诶?


吉尔伽美什放声大笑起来:“用爱情的魔痣迷惑初次见面的少女,就算是你的同类都要看不下去了啊,迪卢木多。”


好得很,一句话,把自己摘干净,顺便把自己的契约者推入万劫不复。


少女眨了眨眼,表情危险起来:“哦?原来是蓄谋的么?”


迪卢木多飞快地抬起握剑的左手,以眼神狠狠示意“割喉”,转头试图补救:“请听……你听我解释啊——哇啊啊!!”


……


俊美的半精灵蔫了吧唧地在火堆边烧烤,来时优雅潇洒的风姿荡然无存——他总不能一记红蔷薇戳死自己目前为止仅存的同类吧!。


任谁在不还手的情况下,大逃杀一下午,都不会比他现在好到哪儿去。漂浮在半空中的少女简直是自走炮台,无数光球环绕周身,每一下轰击都有大魔法的水准


这等威力,迪卢木多身上的对魔法道具抗不了三下,裸装情况只要击实一下就足以让他回归圣树。逃入森林以遮挡来自半空的视线是不错的办法,单靠魔法的锁定很难追上他的极速。然后同样飞在半空的吉尔伽美什——他的契约者,亲手做了一个兼有透视·追踪·增幅效果的水镜:“小丫头,这样打不中的,用这个。”


透过水镜的光柱,精度和威力提升何止一个档次……


“呜……”明明你自己说过泪痣不足以迷惑你的,半精灵消沉地垂下双耳,他不想看“狼狈为奸”,感情迅速升温,现在靠在一起眉来眼去的两个人,“喂,烤好了。”


少女从书本中抬起头,默不作声地蹭过来,取走两支烤肉,慢慢退后,抱着膝盖颇为矜持地用了一片白雾遮挡开始享用。想乘机修复一下关系的迪卢木多尴尬地伸手,在空气中徒劳地摆了摆,再次捂住了脸。


彻底被当成心术不正的家伙,看都不想看一眼了么。哪怕用读心术看还我清白也好啊喂!迪卢木多的消沉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的伙伴会趁着这个时候把吃的全部扫干净的。


“给我留点!”


行程充满了沉默。


公主看起来不愿意和迪卢木多说话,于是就由吉尔伽美什陪着。他们倒也同样不怎么说话,只消对视几眼,时不时公主就会咯咯娇笑起来。


前方的迪卢木多心情更郁闷了,他在树枝的缝隙间纵跃,森林复杂的地形对他来说只是快速前进的助力。借力、回转、舒展,不得不说,身形矫健赏心悦目,吉尔伽美什相当满意,他和公主漂浮在离开地面数尺的高度,速度一点也不慢。


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是三人之中拖慢行程的确实是迪卢木多自己。一天之内,他只能支持被带着传送一段有限的距离,稍长一点点就会晕得走不动路。这是半精灵的固有缺陷,比如公主殿下的身体素质就如同花瓣般柔弱,路上一时好奇她落在林间,走了几步就被一根树藤绊倒在地。


“但是人家会飞还能用魔法进行长距离移动,”到了饭点吉尔伽美什又开始颐指气使,“所以我们这都是在迁就你,快感恩吧!晚上想吃烤鹿,一整只的,要吃三只。”


“……”


今晚他们住的地方是途径的一个精灵村落。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守护者和守护神亲临,他们可不想吃饭的时候全村的精灵跪成行,于是特意用魔法修改了相貌。


值得一提的是,吉尔伽美什给自己装了翅膀假装精灵,宣称迪卢木多是他的人类仆人,公主殿下看了看走来走去的精灵们,勾了勾纤细的手指背后就多了一对。


难怪她当年能在神殿的追杀下毫发无损。


被借宿树屋的精灵看向迪卢木多的眼神相当惊恐,两头雄鹿,一头獐子,一只野猪——精灵的食量当然没这么大,人类真可怕。


人类不可怕,可怕的是龙。


“想饿死本王么?”吉尔伽美什一把把正在烤肉的伙夫推倒在地上,火光映上同色的虹膜,来回舔舐半精灵蜜色的肌肤,“我饿了。”


无论是食欲还是别的,迪卢木多都没心思回应他。一路上和公主眉来眼去,到了饭点就支使他干活,自己不干正事还来骚扰!一个漂亮的翻身,他把吉尔伽美什压在旁边的树干上准备继续烤肉大业。毕竟四只大型猎物同时在烤,一会儿不看火就……他又被拖倒在地。


“吉尔伽美什!”他压低声音,好像一只心情不快低声咆哮的狼,“你干嘛不找公主殿下去?”束缚术蛛丝一样的质感让他很不爽,慢条斯理压上身的龙让他更不爽。


“真稀奇,觉得生气的应该是我吧!”


迪卢木多咬着牙扭过了头,拒绝出声。反正以这条老龙的无耻,怎么辩都是他的错。


吉尔伽美什不以为意地舔了舔他的脸颊,只是动了动腿,就满意的看到半精灵的耳朵开始红了起来。他凑过去慢慢含进口中,轻声宣布道:“我可懒得用隔音。”


躺着的视角刚刚好能看到上方的树屋,移开视线就是对着那双鲜丽欲滴的竖瞳。身体的反应诚实迅速,而且不受控制,光是想想公主随时可能出来,迪卢木多就呜咽了一声,一手遮住了自己眼睛,一手塞进了自己嘴里。


这无疑是某种“自觉”,又放松又隐忍的姿态最棒了。


……


吃到了比三只整鹿还要棒的东西,吉尔伽美什餮足地拖着猎物转移阵地,这个时候用魔法清扫痕迹倒是勤快的很。迪卢木多蜷缩在地拒绝起来,被用脚翻过来后露出了痛不欲生的表情:“肉……”


风系魔法一停,估计就得闻到焦味了。


“我让那女人去烤了。”


?!


“你什么时候让的?”迪卢木多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吉尔伽美什好整以暇地凑近他,喉结动了动,好半天才开口道:“我记得你听不见高频龙吟。”


“……”


“所以你也听不见高速神言。”


“……”


火舌舔舐肉块上滴落的油滴,发出噼啪的声响。青色的风刃旋转着切割着烤肉,刚开始还有些不太熟练,到后面几乎是均匀大小。三人周围的地面钻出了嫩绿的树藤,互相绞着团成了盘子承住了飘过来的食物。


“请用。”公主开口的声音和初见时一样曼妙,“这大约是我出生时候就有的能力,听说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生命所使用的语言……对我来说,一个音节能传递出很多信息,一句话就够我开一个魔法。”


这大概是公主醒来后用人类通用语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据她解释如果用高速神言这段话只要两三个音节就应该能把意思直接印到迪卢木多心底。


“我以为你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而且不接受我的道歉。事实上,我向你解释过好几遍,你都无动于衷。”


迪卢木多哀怨地看了一眼旁边吃起来看也不看他的吉尔伽美什,尽管从不要求后者为他做任何事情,但通常情况下,这条老龙在看足戏后还是会主动说出来的。尤其从魔法理论上来说,他听不见高速神言很可能是因为契约的缘故,免疫所有精神系魔法。


吉尔伽美什如有所觉地抬头,回以一个“别瞎想是你耳朵不行”的眼色,然后视线一荡转为调戏“不过其他方面耳朵满分”。迪卢木多直接转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懂,却恰好对上了公主的视线。


“我有个问题,你们是情人吗?”习惯了用通用语出声后,公主其实是一个相当健谈的人。她重新介绍了一下她的名字:Medea,用通用语音译是美狄亚。


“不知道,我觉得应该不算。”迪卢木多的回答出人意料,美狄亚的视线在两人左手款式一模一样的戒指上转了个来回,吉尔伽美什则停下了进食。


“直到我寿命的尽头,我都想像现在这样陪伴他。”


一时静默得连夜间的虫子都死绝了一般。


美狄亚合上了一个小瓶子,评价道:“感人至深。满意了么守护神大人,只是一束花而已。”她冲石化了的迪卢木多示意了一下:“诚实的金豆,吐真剂,差不多这意思。我调的没有后遗症,放心。”


一束花,就为了一束花……


吉尔伽美什不知何时贴过去,一寸一寸地把那颗僵硬的脑袋掰向自己,注视着他金色的眼睛。可怜的家伙现在活像个被石头砸出一个洞的蜂巢,露出内里粘稠的蜂蜜,要滴不滴,香气四溢。


“好啊,我允许。”


一直对美狄亚保留着十年前美好印象,现任守护者,迪卢木多·奥迪那终于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他的半精灵同类美狄亚公主


——彻头彻尾就是一个魔女!


……


下一个傍晚,他们来到了翡翠森林。美狄亚已经完全像一个精灵少女一样,对着路边贩售的小玩意儿讨价还价,看见漂亮的服饰就走不动路。


她把一块透明的晶石放在手里反复观察,念叨着迪卢木多听不懂的魔法术语。


“美狄亚……”


“恩?”


“你想做神殿长老么?”


“当然了,我醒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我能做,不然我干嘛来这里。”她收起晶石,晃了晃手里一片金光闪闪的鳞片,荷包里掉出了两块深红的宝石。


“你还……记得以前的事么?你的父母……”


见美狄亚低头不语,迪卢木多硬着头皮问了出来。这无疑是她当年的血泪凝成的宝石,她说过她与精灵,不共戴天。这也是作为守护者的他亲自跑一趟的原因。如果她会对精灵动手,迪卢木多必定要阻止她。


“我都记得。”


美狄亚的声音平静得听不出喜怒,迪卢木多使劲绷起声音想让自己显得状若无意,无限项链响应着,随时可以取出武器的状态。


“你恨精灵么?”


“不恨。”她微笑起来,“说来也奇怪,明明都记得,就是不恨呢。我能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对吧?”


“那是当然。”吉尔伽美什突然伸手勾住了紧张的迪卢木多,对美狄亚提议道,“我建议你把它们——”他点点那两枚血石,手指上的戒指流转得竟是同样的深红色泽,“做成额饰吧。”


美狄亚若有所思地看向了身边正好走过的精灵少女,一粒墨色的宝石在她的眉心,光芒深邃。


“有什么寓意么?”


“无限之开端,直观之慧眼,使苦乐怨欲,皆有所凭依。”守护神画风突变,庄严圣洁的语气让迪卢木多一口气梗在了喉咙里,半天喘不上来。他抬头,用力地,翻了个白眼。


美狄亚的背影消失在繁闹的市集中,就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


“她忘记了,但是你不会忘。”


吉尔伽美什摊开的手掌上,无名指的位置上从不摘下的碧绿色戒指在十年前被放在了恩奇都身边,那是契约的证明。迪卢木多花了一年,做了一枚符合这条老龙挑剔审美的,用的就是那颗带在身边的血石。


“当然,那是身为半精灵的恨意。即使我以神殿的名义宣布了半精灵将拥有和精灵平等的权利,通过占卜寻找半精灵邀请前来森林居住而不是杀死。十年了,除了美狄亚,我还是没有见到新的同类啊。”


宝石刚硬的棱角挤压着迪卢木多的唇面,即是恨的深刻,亦是血的猩红——无法消解,无法忘却。


“我将它交给了您。”


您是我的底线,掌握我的恨意,规范我的行为。请站在这里,看着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守护者,以回报您所给予的信任。


迪卢木多就着亲吻戒指的姿势抬眼,那对猩红的竖瞳温暖的就像黑夜中燃烧整夜的篝火。


“所以别生气了好吗?你喜欢的花都不在这个季节出产,我上哪儿给你弄去。”如果说吉尔伽美什有什么喜欢的花的话,绝不可能是能用魔法催生的植物。


地精王国深处熔岩河畔的晶钻花,高地巨人领地中的熔金百合,或者是人类能工巧匠用上好的玉石打磨成带弧度的薄片制成的莲花。


——哪一样都不是轻易可以到手的。


“有一种花你一定能弄到,我带你去。”黄金的巨龙一爪握住半精灵的身体,腾空而起,消失在了云层中。


……


……


守护神与守护者在乔戈里峰顶的龙穴中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以及白天。


总之,在此之后,“花”这个词快要成为迪卢木多的禁语了。





 -别撒---那个字不能提,还没完结

-下章再撒



01 Feb 2016
 
评论(12)
 
热度(46)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