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2016Fate百日双枪祭】逢魔之日【1】

-魔师与恶魔paro




-背景设定之后再说




-攻受暂未定




【1】




“欢迎光临,面包免费,客房往右,密室往左……”




“老样子。”




“还是这么准时呢。”“……竞技台收费,不接受除前者之外任何斗殴行为……”




黑发男人走进来的时候,整个“巴比伦尼亚”都静了这么一瞬,显得自动迎客的机械音格外刺耳。




“知道你规矩多了,可是老板,老……我耳朵真的要起茧子了!来个人就重复一遍,谁受得了啊——”突如其来的抱怨声打破了寂静,像是恢复行走的钟表一样,整个酒吧又热闹了起来。




“给我消停,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老板笑骂着,把一个大汤碗砸在了他面前,浓浓的肉香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刚刚进来的黑发男人拉开椅子,在邻座坐下,看了一眼旁边狼吞虎咽,恨不得把他那颗蓝色的脑袋塞进汤碗里的家伙,才转向了在料理台忙碌的老板。




背对着吧台,正在处理食材的少年察觉到了视线,他抬起了左手,安抚性质地向后挥了挥以示敷衍,“知道了马上好”。




“巴比伦尼亚”的主人,个头意外的娇小,男生女相,长长的头发有着吟游诗人口中“春天初发的新柳”般的颜色,美好得简直不像一个在混乱魔域开出一家中立酒吧的狠角色。




这里是魔域的深处,黑暗种族的国度。




强者制定规则,弱者任凭宰割。




失去力量就意味着被迅速瓜分,抹消一切痕迹。所以存在的本身即是力量的象征。




无论这家酒吧奉行的规则看起来多么可笑,既然它存在着,就得被遵守。




好在琐碎的规矩虽多,核心的底线也就这么一条:“巴比伦尼亚”之内禁止一切敌视,攻击行为。




 在这里,猎魔师可以和恶魔勾肩搭背,精灵和黑暗精灵可以同桌拼酒,吸血鬼和教廷牧师手拉着手走向客房也不会让人觉得这世界疯了。




老实说,这真让人放松。




而且这里的菜味道实在太棒,黑发青年拿起刀叉片开烤肉的手法优雅而娴熟,拈着勺子的样子就好像人类世界里面的那些上层贵族一样。




他面前的盘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清空,但是整个酒吧的女性的视线都死死黏着他每一点细微的动作,窃窃私语不绝于耳。




因为严禁攻击行为的缘故,即使是下位者的议论也不会招致抹杀,议论的声音和内容都过于露骨了,黑发青年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




规则里倒有这么一条。如果对别人的言语不满认为这是挑衅的,可以要求对方道歉。不过看起来那些女人巴不得把这当做一个被搭讪的机会呢。




他索性转过身,环视了一圈,确保金色的眼睛没有错过所有快要亮起来的绿光,然后响亮地吹了个口哨,把一个满满的皮袋扔在桌上,手指冲着空处勾了勾。




如果你一晚的价钱够得上这袋东西,就请过来。




气氛隐约地翻腾起来,把屋顶掀翻了个个儿。蓝发男人几乎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身边顿时热闹起来,他当然不介意趁机沾点便宜,遗憾的是妹子们的兴趣显然不在他身上。




“羡慕么”不知何时,得了闲的老板趴在他面前,笑眯眯的眼睛像一对并排的月牙儿。“啊啊要说羡慕还不如说是生气了呢!我说你啊小子,平胸不要也就算了,那几个大波的质量上乘啊!”




被环绕在中间的黑发青年几乎称得上温和有礼地把手伸进胸衣或是裙摆,再加上一个绵长的亲吻,被推开的美女就能取走袋子中的一部分离开。那是质量堪称极品的魔晶石,一次拿出这么多数量,恐怕在场的女性加起来都不能带走整袋,更别说共度良宵了。




——高明的拒人之外。




袋子被一只伸过来的手拿了起来,再次丢在了吧台上。距离只是移动了一点点,归属却截然不同,其中蕴含的意思让口哨声和起哄声彻底炸开了。




绿发的老板迅速在两人中央找了个好位子坐下来,不打算放过两位当事人任何一点表情。




规则总是相互影响的,即使在称得上“最平等”的巴比伦尼亚,强弱的阶级也无处不在。     




能坐在吧台享用美食,由老板亲自招待的,不是可以搅缠的存在。女人们退开的很快,识趣也是魅力的一部分。




“您……这是什么意思?”黑发青年的镇静发问让周围的嘘声更大了,距离最近的老板直接集合了众人的不满,纤白手指上凭空出现了一把钥匙:“中出他,房钱五折。包夜,我给你全免,提供道具出租。”




两道气势几乎是同一时刻升起,如纠缠在一起的龙卷风,狠狠扫平了酒吧内的杂音。唯一表情未动的只有老板本人,笑的依旧这么唯恐天下不乱。




“猎魔师?”尽管刚才的举动并不是事先说好,人类的气息对魔族来说就像某地露天放置的蛋糕一样,一旦闻到,就会四下寻摸着想要去吃掉,根本不可能有错认。




黑发青年的发问让那位猎魔师屈指扣了扣桌子,“不公平啊,小子,你让我身份暴露了。”与其说那句话是在寻求回答,不如说是错愕的陈述。果然,他的下一句就完完整整地把猎魔师的底细爆了个干净。




“光之子,库丘林,排行榜第三,赤枝佣兵团团长。”魔域中稍强一点的生物们基本都会关注这份人类强者的榜单,前十的存在从行踪到惯常使用的武器都不是秘密。最近活动在这片区域的,长相与眼前男人相符的,好猜得就像一根没有分叉的藤蔓,直接指向唯一的果实。




周围不少魔族就地付账,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库丘林的眼神危险了起来,一开始只是出于玩心的举动,现在却可能坏了他的事儿。他一向不喜欢变装掩饰,更倾向于一击而走,速战速决。消息会传的很快,除非他现在就出发去解决掉这次的目标。




黑发青年神色不动,也不说话,宛如一张绷到极慢的弓,或是一条扑击前静止着的毒蛇,充满着蓄势待发的威胁,并且程度是可观的。




这不是一个能顺手宰掉聊以发泄心情的对象,库丘林不知道该惋惜原本有机会拥有一个超出预计的美妙夜晚,还是该庆幸这片新来的区域不会让他觉得太过无趣。




“竞技台费用要三倍,我不开心。”老板听上去就任性至极的发言给了对峙两人一个缓冲的机会。




“如果我把我的名字告诉您,这样会不会公平点?”




库丘林咧咧嘴,名字没什么意义,这等强者,日后碰上的机会有的是。他摊开手,示意自己毫无威胁,慢慢地向对方靠去,尖利的犬牙在灯光下闪过一丝光泽,看上去和刚才某个雪白圆润的胸脯别无二致。




当然,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把那袋晶石顺走了。




黑发青年毫无形象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被吮咬得有些肿的嘴唇,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对,但是周围的气氛却相当奇怪。他将探寻的目光投向了老板,后者正开盘坐庄,没空理他。




直到他通过不定向传送阵离开后,酒馆才轰然沸腾。尽管人少了许多,热烈程度却丝毫不逊。




“我赌互攻!”




“干!库丘林攻,三倍!”




“我赌他们下一次一起来就会去要客房。”




“姿势呢?次数和姿势有赔率么?”




……









02 Feb 2016
 
评论(20)
 
热度(28)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