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睡美人》

【9】

不知多少年后。

某人族小镇。

“……最后,那个龙骑士也没有娶一位妻子,而是选择陪伴那条龙了。好了,太阳快下山了,故事也讲完了。”

金发青年对身边的孩子们拍了拍手,打发他们离开。意犹未尽的孩子们可不乐意了,吊着他的胳膊来回摇晃:“然后呢然后呢,他们去哪里了?”

“他们去旅行了。”吵闹的小孩甚至试图跳到坐着的青年身上去扯他金色的头发,这让他旁边的那个精灵动了动,试图制止。他温和地回答了小孩子,并对同伴说:“吉尔,把他放下来,他不是故意的。”

这个举动引起了一大片惊呼,从故事开头到结束,这个精灵哥哥都一直抱着膝盖一动不动,孩子们早把他当成雕像了。之所以没当成大型攀爬玩具,是因为金发的大哥哥不让,否则孩子们早就去试着扯精灵哥哥的尖耳朵了。

眼下雕像突然活了,立刻吸引了孩子们的全部注意,相比之下,那个缓缓漂浮上升的小孩快哭了。

“你不应该去扯吉尔的头发哦,他不喜欢这样。”精灵哥哥的说话特别慢,在孩子们的印象中只有坐在家门口晒太阳的老爷爷才会这样说话,但是声音可好听了,于是被教训的孩子乖乖道了歉。

“对不起……”

金发青年哼了一声就打算转过头去,被精灵哥哥打了一下才勉强表示“这次先饶了你……”总算落了地的小孩子如蒙大赦,跑去了精灵哥哥身侧离他最远的地方偷眼看。

“吉尔,你也是,小孩子只是看颜色好看而已。”被称作“吉尔”的青年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地悻悻说,“他们胆子没你大。”

不过这么一来,精灵哥哥一下子融入了这个小团体。

“大哥哥你是精灵嘛!”

尽管精灵并不算稀奇,旁边的吉尔长的也很漂亮,孩子们还是对这样与人类迥异的尖耳朵兴致很大。

“不,我是半精灵。”他回答。

“半精灵是什么啊!只有一半的精灵嘛?”

“你瞎说!你两只耳朵都是尖的!” 

“呜哇!都会动诶!”

“迪卢木多,现在可没有半精灵这种说法了。”吉尔伽美什的提醒让精灵哥哥意识到了错误。半精灵如果愿意作为一个精灵生活,并且血脉不是太过稀薄,只要通过神殿的实力测试,就能录入“美狄亚”,成为一个在籍的精灵。

和圣树生活在一起,离圣树更近一点仿佛是刻在血脉里的执念,几乎没有半精灵将自己视作是人类,而一位伟大的守护者实现了这一点。半精灵这个名词已经彻底消失了近六百年,孩子们当然不可能听说过。不过好在摆平一群小孩,只要抖抖耳朵,他们就会轻易转移兴趣。

如果他们知道讲故事的是龙,故事的主角就坐在他们面前,不知道会怎么想。迪卢木多好脾气地弯下身子,让好奇心爆满的孩子们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期间吉尔伽美什很凶地警告谁敢扯一下就让他们飘在天上一辈子。

“大哥哥你为什么戴着眼罩啊。”一个女孩子可惜地伸手想摸他的左眼,金色的真好看,也被凶走了。

“因为如果没有这个,你会跟着他死也不走,然后被带到龙面前。”吉尔伽美什这么恐吓道。

“然后呢……”

“被吃掉咯。”

“噫……”孩子们发出了一片不赞同的声音,连迪卢木多也是。吉尔伽美什才不吃人呢,那不好吃。

“回去吧,太阳真的要落山了哦!”

当第一个小孩指着快要全部沉下地平线的夕阳,所有的小孩都想到了饭菜的香气和晚归可能招来的指责,像回巢的小鸟一样扑棱着翅膀叽叽喳喳地走了,几个有礼貌的还向两个讲故事的大哥哥行礼告辞。

“你们明天还住在这里嘛!”

“会的,这里的夕阳很漂亮。”

天空瑰丽的颜色仿佛都映亮进迪卢木多的眼底,火球一样坠入大海的太阳不甘地燃烧着周围的云霞,生生在原本黯淡的蓝紫色天空抹上了大片金橙色。挣扎得如此绚烂,也躲不过落下的命运。

迪卢木多突然流下泪来,他的手背上有一道鲜红的残缺纹路突然像是一并被点燃了一样,扭曲浮动着。吉尔伽美什伸手覆上了去,白皙的手背上倒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你后悔了么?”

守护者的一生都花在了认可半精灵地位这件事上,并为此统一了所有精灵族群。他甚至用剑指向了现在人类帝国的开国君主,索要一个被守护神魔力约束的承诺:如果一个半精灵愿意作为一个人类生活,就让他变成一个人。

美狄亚走得早比他早多了,她留下了开发完成的系统后,就洒脱又任性地追随自己的丈夫去了。那套和圣树关联的超大型魔法阵,连接了所有的圣树,让精灵走出森林也能随时感应到圣树。

做完了这一切,龙取走了他接下来的人生。

使用黄金巨龙魔力缔结的契约本身就是奇迹,每消耗掉一条象征承诺的魔纹,就是一百年的寿命。

龙说:那属于我。

故事终究是故事,龙骑士和龙击败了无数的邪恶,创造了无数的奇迹,就没有了然后。从那额外的六百年寿命开始的时候,迪卢木多就被停止在了和龙一样的心理年龄里。

——他只管鲜衣华服,在宝物堆里打着滚。

——他只管享受时间,向着世间寻求愉悦。

吉尔伽美什,他就是永恒的太阳,俯视着时间的河流在他身下淌过,任凭什么也无法磨损那颗永远年轻的心脏。

迪卢木多陪着他。

没有遗憾,没有悲伤。不曾触及过姑娘指尖的温度,也不知道初生的婴儿是多么柔软。最近一百年,连和他同龄的纯血精灵都去世了。

他只剩下吉尔伽美什。

这样不完整的人生,你还是后悔了对吧。你想用泪水,挽回过去轻率的交付,对吗?

“不是的……不是的。只是对不起,我没法陪你走下去了,吉尔伽美什。”

紧缩的竖瞳翕张开一个错愕的角度。迪卢木多哭得更加厉害了,他不停地道歉,以至于吉尔伽美什把他勒在了怀里强止住他的话语。

“你怕死么?”

“怕啊。”

死了就不能陪着吉尔伽美什了。

因为爱情痣的缘故,青春永远不会离开迪卢木多的躯壳,但是衰老仍然稳定地一点点抽干他。那双金色的眼睛就像干涸的焦糖,只有在泪水流过时,才会稍微能让人想见曾经流淌的香甜与芬芳。

他有些理解恩奇都为什么会不愿让吉尔伽美什看见了,死亡是一把太钝的刀,割下一点,再割下一点,等到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认识这个面目全非的可怜虫了,再仁慈地带走他。

吉尔伽美什忘记了关于恩奇都的一切,但却像是记住了什么教训一样,跟死了迪卢木多。被衰老腐蚀的躯体无法挣脱这样的怀抱,或者说,根本就是在贪恋这样的温度,期待着某种结局。

你是我的底线,亦是我的终点。

忘了是多久以前,他似乎说过这样的话。真是,任性的该死啊。

“吉尔伽美什,你的小宠物要死了,你答应我,去找个新的更漂亮的。”他终于会抱住吉尔伽美什,哪怕后者因为惊愕放松了手臂,拥抱也没有结束。

“承诺烧完了,但是我没求过你什么,你答应我。”

“哦。”

半精灵终于心满意足地停下泪水,唱起歌来。

“若我英年早逝,

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

他的声音还是这么好听,那柔软是用了很久却浆洗得当的丝绸,那温柔则是终年缠绕在乔戈里山腰上的白云,变幻无端,但从不散去。

流水般的时间带不走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也阻止不了时间带走迪卢木多。

歌声停了,绸缎裂了,白云散了。

“……

须臾生命的尖锐刀锋啊

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

…….”

吉尔伽美什一个人唱完了全部,怀里的人已经面目全非,精灵的部分离开了他的身体,留下人类部分则泄了气一样松垮下来,像个用久了的破烂麻袋。他动了动身子让那颗白发苍苍的头颅靠向自己,抬起目光,看到绿色的光翼被夕阳的最后一丝光线烧尽,如果迪卢木多会有元素翅膀的话,原来是这样的苍绿色。

半精灵是不能回归圣树的,迪卢木多散落成一片绿色的光雨纷纷扬扬。

龙将翅膀展开到最大,直到夜色吞没所有的光亮。

就如那首歌唱的一样,龙把他放在一片巨大的花瓣里,推入了海水之中,保持着那个目送的姿势不知道过去多久。

黄金巨龙最终回到了自己洞穴,那里铺满了他喜欢的金币宝物。他心满意足地陷入了沉睡,在美梦中一遍遍推着回忆的车轮,一遍遍的抚摸着心爱的面孔。

“愚蠢的小动物,你把我的承诺用完了,我怎么会听你的呢?”

或许,只有那个名为“迪卢木多”的痕迹被磨到光洁平滑,仿佛从未存在过的时候,龙才会舍得再次醒来吧。

The End


1.7-2.4,1:16。

全文40297.

玩脱了的50粉点梗, @没存在感团团 刷子吻醒闪闪,麻麻这个公主是带把的!



04 Feb 2016
 
评论(48)
 
热度(73)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