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白夜 9-12

-世界属于技术宅

-副cp出现,骑姬百合梗来自于 @迷失域 的脑洞/文

-金剑形婚真相,闺蜜组继续6666


9

吉尔伽美什被迪卢木多认真的气势很是惊了一会儿,虽然他绝对不想承认这一点,因此他觉得尊严被冒犯了,对着迪卢木多冷嘲热讽起来。

“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本王?”

此处忽略阿尔托利亚无限赞同的表情。

“是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卑劣的偷袭让你有了什么误解?需要本王一并送你回归鲜血长河清醒清醒么,在此之前你要不要在阿尔托利亚那里先备一滴源血,本王可以给你时间。”

蓄势待发的巴比伦之门意味着吉尔伽美什是认真的。可迪卢木多却兴致寥寥,以至于阿尔托利亚横剑挡在了友人的面前。

“我跟你说过你们两个不能在一起的,迪卢木多你快走!”

“不,我有些没弄懂。我打不过吉尔伽美什这是事实,库丘林的力量在我之上都被他打回了血池。只是我为什么要杀了他?”

迪卢木多走到了阿尔托利亚的前面,面无惧色地报出了一堆游戏名字,然后建议吉尔伽美什上google查一下“迪卢木多·奥迪那博士”。

 

 “迪卢木多你竟然是全球顶尖的游戏设计师,计算机所有领域的博士!诶这是什么,电子竞技全球冠军?”阿尔托利亚扫了一眼ipad就惊呼起来,撇开一个同名凯尔特神话人物的义项,百科上的履历吓得死人。

“活得久还是有点好处的,世界上第一台红白机的诞生就有我的参与,电脑普及最大的好处是我呆在电脑后面也能过我想要的生活,顺便也能找到点乐子打发无聊的生活,比如设计与编程。”

金色的光辉蹊跷地波动了起来。

“你以为给你名片是让你打电话给我?你拨号接线我就找到你了。”

迪卢木多毫不留情地开大。

“吉尔伽美什,你要是杀了我,世界游戏的水准就倒退了三十年。你要是杀不了我,以后你要么永远玩单机,但凡联网我一定查的到,然后过来杀到你退圈。”

巴比伦尼亚的大门肉眼可见地黯淡下去,在迪卢木多最后的暴击中彻底熄灭。

“无论怎样,做好准备和二次元的愉悦永别了么,吉尔伽美什?”


这是技术宅对死宅的碾压,这是凡人面对大触的战栗。

阿尔托利亚突然不想阻止他们在一起了,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况且恶人自有恶人磨,挺好的。

 

10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接近了尾声。

阿尔托利亚都快接受她和吉尔伽美什共同养了一只三代始祖的事实了。


迪卢木多并不是特别擅长隐匿自己的身份,加上约定在身,常常不还手地被血猎追得满城跑,最后被吉尔伽美什黑着脸堵住。

顶级的血猎先生亲手终结过无数场这样的闹剧,以把自己的同行打得妈都认不出来的方式。

 

阿尔托利亚又一次在偏僻的小巷子里堵住了迪卢木多。他正慢条斯理地把城里最后一只吸血鬼放血放得只剩一口气。

始祖大人刚大发慈悲地松开手,那只可怜鬼就头也不回地拼命往城外跑,看样子他这辈子都不想踏入这座城市了。


“我希望你亲口告诉我,你没有对吉尔伽美什产生点什么除了食物以外的感情,现在正为了他可以继续游手好闲地浪下去,肃清城内的同类。”

猎魔师皱紧眉头,她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

“阿尔,你知道,我们以血液为食,自相残杀的程度仅次于人类。”

迪卢木多没有正面否认,而是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就不能认为是对猎物的独占欲让我不能容忍领地内有其他血族的存在呢?素食也不行。”

 

说完他就被娇小的阿尔托利亚扯着领带揪到地下书房去了。

“我们谈谈。”

 

11

阿尔托利亚和迪卢木多是过命的交情,各种意义上的过命。


他们曾经殊死搏杀,差点将对方置于死地。后来天命弄人竟然握手言和,开始了长久的友谊。

 

迪卢木多曾经为了她折断了自己惯用的双枪之一,她则为他寻来了血之魔剑盛大的愤怒作为补偿——取自吉尔伽美什的收藏。

 

阿尔托利亚以前为了寻找自己最好的修女同伴毅然踏上了征伐魔女的道路,在开启必死的征程之前她找到迪卢木多,留下三分之二的鲜血作为给挑食的朋友最后的馈赠。

她身负赤龙之血,这是在维持战力情况下能给出的极限。

 

以他们的关系,有些话是可以直接说出口的,而有些建议也是必须听进去的。

“我还是不能接受你们两个在一起。和宁孙阿姨没关系,这件事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只是卖血换肉和卖肉换血的关系而已,况且也就——”

“你别解释,”阿尔托利亚直接打断了迪卢木多,“你看他那眼神都能烧起来了。吉尔伽美什喜欢玩火喜欢作死,你别想不开。”

只见她一脸烦躁地用她的白色小高跟点着地砖,持续发出噪音,这以她的教养来说是极其少见的。

可迪卢木多觉得她并不如表现出来的这么讨厌吉尔伽美什,况且说到作死…….他才是作死的那个。

 

他在咬了吉尔伽美什以后闭着眼站到了这个城市中唯一足以杀死三代始祖的力量面前,如果吉尔伽美什当时趁机打开巴比伦之门来一下的话,他是真没什么机会现在站着和阿尔托利亚讨论这种禁忌之恋的可行性。

天可怜见,他知道路上让自己失控的肥羊不是简单货色,但也不至于往排名第一的血猎上去猜!

这也是他想留下来的原因。

“阿尔,你能跟我讲讲吉尔伽美什么?”

 

12

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是著名猎魔师家族的传人。强大、美貌、姓氏显赫,唯一继承者的身份更是让想要和她搭档的人蜂拥而至,十个里面有十个存了联姻的心思。

 

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个等式,搭档等于长期伙伴等于配偶。

 

寻求几乎是另一个世界的普通人作为配偶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如果你真的爱他,你怎么能忍受爱人出生入死,随时性命不保的状态——或是让他忍受?

 

更为难办的是,阿尔托利亚喜欢的是女人。准确的说,她喜欢她的修女同伴爱丽斯菲尔。

因此她需要一个人,不喜欢她但却愿意和她成为搭档。当然她会事先告诉他一切,她希望即使如此他也能帮自己隐瞒,而不拿捏她。

她知道这很过分,为此她愿意负担两个人的积分。

 

吉尔伽美什出现了。

他需要一个搭档,不影响他到处去玩,能摆平他的母亲宁孙。最好别是为了积分而来的蠢货,不过如果看得顺眼,他不介意赏那家伙点积分。

然后他对阿尔托利亚说“放下剑,做我的妻子吧!”,被后者一剑从胸口到腰,差点开膛。

 

当天下午他们从医院出来,登记成为正式搭档。

“天作之合。”迪卢木多这么评价。

如果吉尔伽美什不出现,说不定就是他混进总部扮猎魔师了。讲道理,他不喜欢血猎出入的地方。


自此吉尔伽美什稳居榜首俯瞰众生,阿尔托利亚紧随其后无冕之王。

这就是英雄王与骑士王,最强组合的真相。



-日更的tbc

23 Mar 2016
 
评论(32)
 
热度(88)
  1. 王良殷月濑辉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