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白夜 17-20

-诸君我喜欢神经病魔物

-如何正确的表白

-一脸懵逼



17

“感谢您的宽容。伟大的始祖迪卢木多·奥迪那,您的身姿与鲜血长河一样恒久伟岸。”

“请不要太过客气。向您问好,黑圣杯爱丽斯菲尔·冯·爱因兹北仑,您的美貌才是暗夜中闪耀的星辰。”

阿尔托利亚眼见着这两个魔物翻脸就开始相互问候,一个单膝跪地吻手赞美,一个轻掩笑意不胜娇羞,她觉得视野真的开始昏暗了。

几乎是呻吟地问他们这幅老友见面拉着手寒暄的样子是什么情况,两个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

“我们确实是两千多年的朋友了啊。”

“……”阿尔托利亚没有力气吐槽,她用力翻了个白眼作为替代。

“所谓强大就是能承受所有无端的恶意,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抗议。我领教了爱丽的恶意,当然不会放弃报复。她如果在能承受报复后活下来,自然还能继续和我保持友谊。”

 

“你的鲜血,和我无法保护你的痛苦,就是他取走的代价。对不起……”

说到这里的时候魔女满怀歉意地抱住了猎魔师,她认同这样的痛苦有等同于她生命的价值。迪卢木多是看在友人的面子上做出了这样的替代,他不想同时失去两份友谊。

阿尔托利亚觉得魔物们的脑子都奇妙地有些扭曲,但又是如此有理有据,让人无法反驳。

“我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方式。”迪卢木多看向了魔女,收回了尖牙的笑容重新变得温和而迷人,他的声音近乎温柔。

“还有下次的,对么?”

魔女回以同样温婉的笑容:“下一次我不会再把阿尔托利亚扯进来了。”

 

直到此刻阿尔托利亚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魔物何以被人类称为魔。他们遵循着和人类迥异的价值观,本就不应该由人类来评判正确或是错误。

她无法像她接收到的教育那样斥责他们混乱疯狂,他们存在得如此之久,所行所为处处透露出历经时光打磨的睿智成熟。珍视的情感,想追求的东西,他们小心翼翼地维系它们不被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恶意撕裂。

魔物任凭欲望引导力量,这句流传在猎魔师中的真理此时有了新的意义,但阿尔托利亚现在想的只有迪卢木多说出那句话的表情。

——你还是不能理解我们看问题的方式,不过这不影响我们的友谊。

“没有下次了。”

阿尔托利亚截断了魔女的微笑,她又重复一遍,“没有下次了,爱丽。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有自己的朋友。现在有,以后变成魔女后也会有,你不能全部杀了他们。最爱的人拿走我珍视的东西,我会很难过的。”

 

欲望的本身并没有正面和负面。与其等待下一个因为无法理解对方而产生的矛盾,不如现在就着手引导它走向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未来。

 

18

“阿尔,我认真想了想。我确实挺想呆在吉尔伽美什身边的。追寻愉悦,享受生活,我做的不如他好。有的时候,哪怕不吸血只是趴在他身上,听他的心跳震动我的胸口,也能让我不再有血液流淌过的心脏感受到温暖。”

 

“你上次搜过我的名字,点进去那个神话的词条看看,那就是我。区别仅仅在于库丘林,阿尔斯特的大英雄,他恰好奔行在数百年后的故乡森林中,停下来看了一场闹剧。”

 

“我……我是不该活下来的人,是濒死失去意识后被库丘林转换成血族的,这不由我控制。他赐予我力量,让死去的我能重新行走在这个世间。这样的馈赠如果说觉得像惩罚未免也太过矫情。我为他效力,是我作为后裔的义务。后来我成为三代,就过回了我该有的生活。”

 

“不和别人接触,抹消存在感,保持着死者该有的灰暗和冰冷,像个幽灵一样注视着时间的河水流过我的指尖。行走过人世间,就像穿过一幕幕黑白电影。”

 

“我是拥有生命的死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吉尔伽美什就这么出现了,他把我照亮,是他让我觉得生命可以闪耀。他是那么的鲜活,无论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我忍不住想靠近他,感觉我这样也有了色彩。”

 

“如果这就叫做活着的话,我确信我喜欢这种由他带来的热度。如果有一天,死亡让他灰暗,我会转换他。”

 

以古代英雄人物为优秀的子嗣取名这并不稀奇,阿尔托利亚的名字就是音译演化自传说中的亚瑟王。吉尔伽美什更是直接取自人类最古之王。不过他也的确当得起,出生的时候神血返祖,哪怕神和人交合直接诞下的子嗣都没有他这样三分之二的神血浓度。

 

迪卢木多·奥迪那,芬安尼勇士团的首席战士。主君器重,战友爱戴,他有着卓越的实力,光辉的美貌,引得公主钦慕。新婚之夜公主不愿嫁给他的主君,而是用誓约强迫他带她私奔。他无法违抗誓约,带她逃了整整十六年,最终也死于主君利用另一个誓约编织的毒计下。

他在主君怨毒的眼神中倒下,生命在主君刻意的拖延中消逝。曾经并肩作战,相互信任的回忆被冷漠的背影冰结,他坠入了黑夜的怀抱。

当他作为血族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褪去了颜色。这就是他的世界。

 

阿尔托利亚的泪水不断滴落在亮着的屏幕上,她捂着嘴,听迪卢木多说着他的想法。

“别这样阿尔,好歹我和吉尔呆在一起的一个月里也算活的很开心。所以你知道我的回答了。即使我是三代,也需要花一点时间应对神血,我会等他老去,力量衰退的时候动手。即使他真的生气,还可以杀死我并吸干我的血液。他会带着我的力量生活下去,即使他忘了我,我也会流淌在他的血脉中,永远不会离开。”

 

“为什么就不能是你把本王转换成血族后,继续现在这样呢?”

地下书房中突兀响起了第四个人的声音。

 

 

19

“阿尔托利亚,你哭起来的样子少女心真是爆炸了。”

“别闻了,迪卢木多,还有那个魔女,这一幅惊恐的样子是想装给谁看?本王的积分比这个小丫头高这么多,有点潜藏行踪的手段不足为奇吧。”

 

来人正是房子的主人,他理直气壮的样子仿佛不是他偷听之后再跳出来吓人,而是这三个人鬼鬼祟祟在他的房子里商量阴谋。阿尔托利亚一阵恶寒,吉尔伽美什就从她背后走出来,天知道这个混蛋在后面看了自己多久。

此时问他听到了多少这种话最是愚蠢,她都能想到吉尔伽美什会露出怎样一副让她拳头痒痒的表情。

——你猜啊。

刚才威风凛凛气势全开三代始祖此时已经彻底宣告死亡,吉尔伽美什每向他走近一步,他的气息就微弱一点。等到吉尔伽美什扯着他的额发把他摔在沙发上,压住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阿尔托利亚觉得他整个人都要变灰了。

“居然已经帮本王决定到变成血族以后了,你胆子很大嘛。”吉尔伽美什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尖牙,觉得他快把自己的下唇给咬破了,“不过我喜欢。”

 

“别等以后了,陪我去看一次我的母亲,我给你这个机会。”

吉尔伽美什左手掰他下巴,试图把自己右手腕塞进他的嘴里,迪卢木多则拼命抵抗誓死不从,连尖牙都在往回缩。

爱丽斯菲尔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在看到迪卢木多挣扎着取出血之魔剑,却只为了瞬移逃离那个人类的身边,直接伸手扶住了额头。

她觉得这设定整个都反了。

吉尔伽美什替她说出了心声:“堂堂三代始祖,你现在是突发性晕血么?”

阿尔托利亚:“你闭嘴吉尔伽美什,迪卢木多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魔女咯咯娇笑起来,花枝乱颤。

 

20

“你生前活了几岁?”

“50多岁吧。”

“哦,那你今年几岁?”

“3000多……”

“哦,你身为人类的时间连你现在寿命的零头都不到,可你还保持着死去时候的状态?”

“……”

“你的主君连后代都在时间中消失了,可你却永生。你以为不发展后裔,没有氏族,躲在时间里恨不得自己是透明的,就对得起他了?他有什么资格评价你生命的意义?”

“……”

“你说你是不是蠢?”

“……”

“你怎么不试试看拿剑再逃一次呢?”

“……”

魔女坐在沙发上,脸上典雅的笑容一抽一抽,都快装不下去了。迪卢木多几乎被巴比伦之门围成一个金色的密不透风的茧,长长的银色细链把他困成了一个粽子,吉尔伽美什就贴在他耳边问他怎么不再逃一次。

 

迪卢木多是三代始祖没错,可吉尔伽美什还是史上最强的血猎呢。

此时此刻,魔女只想抚掌大笑: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不过你可以选择从现在开始好好活啊,笨蛋。”

吉尔伽美什放开了捆缚迪卢木多的银链,转而用自己的手臂禁锢了他。迪卢木多的心脏永远不再有跳动的意义,但是情绪太过激动的时候还是会搏动,比如现在,这大约相当于人类的痉挛。

吉尔伽美什也是和他做爱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有趣的现象的。魔物要比人类直接太多,无论是价值观念还是处事方式。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吉尔伽美什也喜欢和他呆在一起,至少比面对那些虚伪的杂种们要好多了。嫉妒和恶意都快满溢出来,还要披着张人皮过来和他套近乎,他简直快被恶心死了。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在家里骚扰一下迪卢木多,哪怕被他咬几个血窟窿,再让他舔干净打发时间,都比浪费在和一群傻逼打交道要好。

“死亡不会让我灰暗,本王哪怕老了都能让你这种活的生不如死的家伙羡慕。所以本王不介意变成血族,我给你机会。”

他掰开了迪卢木多的下巴,迫使他的尖牙暴露在外面,说:“血猎的生活太过无聊,本王会加入密党,一样可以宰了那群开血宴的魔党。陪我去见一趟我的母亲宁孙,她的儿子就要变成吸血鬼了,我得知会她一声,省的万一以后再见,她母性大发下不了手。”

 

金色的眼睛就像被风扰乱的湖泊一样波动起来,迪卢木多知道宁孙,在阿尔托利亚的叙述中宁孙就是吉尔伽美什的女版。也正因如此,这对母子关系总也好不起来,可吉尔伽美什唯一会稍稍听得进去的,也只有宁孙说的话。甚至吉尔伽美什成为血猎的原因,也是因为他的母亲就是一个血猎。

 

吉尔伽美什是认真的。



-日更的tbc

25 Mar 2016
 
评论(15)
 
热度(84)
  1. 王良殷月濑辉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