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金枪】G&D【1】

-美人求而不得,怒摘野花

-《史密斯夫妇》paro,特工夫妇结婚六年一朝发现对方身份,然后一系列故事。顺便,情节也部分借鉴了电影。

-金黑枪,放飞自我的ooc,以及人设方面作者有病,但是我不吃药!不吃!

1

纽约西部的某教堂正在举办婚礼,天气晴朗,阳光好得惊人,刺得人快要睁不开眼。

 

奥斯卡是一个棕发黑眼的青年,茶色的头发和过白的皮肤让他充满了爱尔兰东部那种坐在书桌后带着金丝眼镜和水晶放大镜的学者气质,事实上他确实在那里留学。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为了参加看着他长大的好兄弟迪卢木多·奥迪那的婚礼,顺便担任婚礼录像的拍摄。

从血缘上讲,他们是叔侄,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关系要远比那亲密。奥斯卡直到现在,都会尊敬地称呼迪卢木多为老师。

 

眼下今天的主角之一,迪卢木多·奥迪那正身穿一身白色的西服,像一杆挺拔的标枪一样站在手持圣经的牧师面前。他今天帅极了,奥斯卡心想,私下里迪卢木多一直有“光辉的美貌”的外号,真不知道那个幸运儿是谁。

好吧,不管她是谁,这个迟到的习惯让奥斯卡在心里皱了皱眉。他很好的没有表露出来,毕竟从他懂事起就见证着迪卢木多就被各路女性疯狂地追求,甚至有人信誓旦旦地宣称那只迷人的金色右眼下的一点泪痣,是传说中的爱情痣。凡是女性看到它,没有不会迷恋上的。

 

迪卢木多不止一次在夜晚泡吧的时候喝多了抱着他痛哭流涕绝对不要结婚。

 

等等?

 

镜头剧烈地摇晃了一下,这……

 

另一位新人也登场了。他有一头金子一样的短发,像火焰般向上竖起,身穿……额,和发色相同的西装,以及同色的裤子。奥斯卡一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

——他看起来真像一个移动的小金人。

 

“噢真该死,为什么要挑白色?我几乎以为那群杂种想给我套上一件婚纱,抹胸露腰,后摆要六个人给我拖着。”吉尔伽美什伸出手指,把领带端正的结给强行往下一紧,松开了扣紧的第一粒衬衫纽扣。

迪卢木多维持着风度翩翩的微笑,顿下决心再也不能相信恋人的品味。事实上婚礼的准备工作是他一手完成,只是在开始前他不得不去做最后一遍确认检查,才让吉尔伽美什有了自由发挥的机会。

牧师适时地咳嗽了一声,提醒这对暗流汹涌的新人,婚礼的宣誓已经到了最经典的部分。

 

“……无论顺境或是逆境,无论贫穷或是……”“闭嘴杂种,迪卢木多跟我在一起,是不可能贫穷的,当然,也不会有逆境。”吉尔伽美什打断了牧师的话语,劈手取过了面前装有戒指的盒子。他勾出大红色天鹅绒上静静躺着的两枚戒指,把盒子往旁边一扔,随手抛给了迪卢木多那个内圈刻着他名字的。

“给我戴上。”

可怜的牧师看起来被这个凶恶的男人吓呆了。吉尔伽美什赫然有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这种通常只会出现在嗜血杀人魔、古堡吸血鬼、恐怖片里的疯子人设上的特征一瞪,就足够把现实中上帝坚定纯洁的信徒吓得扔下圣经。

迪卢木多满脸歉意地弯腰捡起圣经,硬质的装帧和厚厚的地毯让它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可不想上帝怪罪。

他也不想揍吉尔伽美什。

后面的画面和惨叫被奥斯卡切掉了,他说他看了手疼——“啊————!!!你是想拗断我的手指么,杂种!”

 

“我愿意。”

“我爱你。”

新人简单粗暴地完成了仪式,交换戒指,然后拥吻,拥吻,拥吻。迪卢木多甚至在观众的起哄声中轻而易举地把吉尔伽美什公主抱了起来:本来同样款式的西服他定制得比后者大整整一圈,这下面可是实打实的堪比健美先生的身材。

 

美国同性法案通过的第六天,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奥迪那结婚了。

这正好是他们一见钟情并419后的第六个月。

 

2

他们在距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的幽静街道上拥有了一套三层楼带车库和游泳池的别墅。蓝与绿色调的外观,内部是凯尔特风格的装修,从家具选取到窗帘颜色,甚至是餐桌上烛台的款式,都是迪卢木多一手摆平,刷吉尔伽美什的卡。

只有一个金光闪闪(实际上真的贴了金箔)的门牌,上面浮雕了精美的蔷薇花枝,缠绕着两个哥特体字母,亲亲热热地并在一起,不用说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G&D

 

吉尔伽美什是一个整天出差的CEO,任职于出了名自由散漫的Google总部,上班时间永远是个谜,但是工作时间却总是充满惊喜。别的不说,迪卢木多就记得有至少三次,他们连在一起,移动到客厅找到那个响个不停的手机,然后在伴侣赞许的目光下准确地一举砸穿玻璃,扔进底楼院内的游泳池——三米深,蓄满水。

他的发色如金子一样闪耀,鲜红眼睛比血液更令人沉醉,如果有人敢凑近了看的话,其实瞳孔的地方真的是宛如猫一样纤细竖直的。因此他讨厌一切猫科、蜥蜴、鸟类等等和他有着相同特征的动物,尤其是蛇!

事实上他没有看起来的这么凶恶,瞪谁谁死那都是错觉。35岁,英俊多金,精通多门外语,必要的时候可以装得比中东皇室的唯一王子还要风度翩翩。这不代表他没有威严,事实上他在公司里说一不二,那个偶尔会上门送来文件请他签字的娇小日裔秘书会敬畏地称呼他为:英雄王。

如果撇开诸如傲慢、自大、狂妄、中二脑回路清奇、喜欢叫人杂种,审美感人,有钱任性等等一系列缺点,看起来纤细的外形下其实是一副劲瘦的身体,就好像一个没长开的大男孩。他的肤色很白,像瓷器、象牙、珍珠那样的皎白,这让他胸口上正红色的纹身显得端肃而神秘,闪电般平直折转的纹路甚至延伸到腰侧。他赤裸着的时候,总是引诱着人从所有角度将这些鲜红的图案尽收眼底。

——迪卢木多不知道有多少次生生遏制住自己的冲动,想要用自己最喜欢的小刀代替手指抚摸,沿着胸口图案的起始插进肌肉,把他肢解开来,去看一下他纹身的颜色是不是和那下面鲜活跳跃着的心脏一模一样。

 

“我要出去一趟。”

吉尔伽美什注视了一会儿在料理台后忙碌的伴侣。

从被衬衫紧紧包裹扣到最上面的领子,到熨得服帖没有一丝褶皱的九分裤,还好他为了干活方便把袖扣解开,露出了线条分明的麦色小臂。

“好的,什么时候回来?”银色的小刀一转,像面完整无暇的镜子反射过餐桌上橘红的烛光,咔得一声骤停在案板的苹果上。

“会晚一点,十二点以后,不用等我回来睡你了。”吉尔伽美什吹了声口哨,夺门而出。车库的方向传来不妙的声音,迪卢木多猜可能是刮着后视镜了。

被分成两半的苹果这才倒下分开,摇摇晃晃地散发出清香。

“健康生活。”迪卢木多嘟囔一句,顺手擦掉了小刀上的指纹,拿起了一半。

既然吉尔伽美什十二点以前都不回来,那他也要干活了。吃完苹果的青年忽然咧嘴笑了一下,气质上顿时判如两人。修长的食指伸进领口,啪啪啪绷飞了三四粒纽扣,鼓胀的胸肌撑开白色衣料,更深处的轮廓若隐若现。

刀柄光滑扁圆的表面上倒映出一只浓金色的眼睛,显得扭曲而疯狂。

他缓缓舔尽手指上沾的果汁,摁开了手机的通话界面。

“晚上好,奥斯卡。”

 

3

吉尔伽美什开着车,虚点刹车,正视前方,比看起来的要遵守交通规则一百倍。

——能这么想的一定是没看到车的内部。花花绿绿的夜光仪表盘上可不是车速油量累计公里数,而是任务信息,任务对象的高清图,以及密密麻麻的文字介绍。

他陷在豹纹绒毛方向盘套的手指上已经摘下了刻有迪卢木多名字的婚戒,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深邃的黑水晶戒面,足足覆盖了整个中指指节。无数放射状的茶色晶丝比头发还细,纤毫毕现,显然价值不菲。

他要扮演一个本地白道大豪,在政界和商界颇有手腕,在今晚,与来自意大利的黑手党教父接洽,进行一番交流。这个任务容易和报酬简直不成比例,他只需要本色出演就好了。

“The God Father……”这是一个三个月前来自意大利的委托,吉尔伽美什从多个方向,逐次逐量地不断透露出正向信息,加上用预付金的零头买的几次蹩脚刺杀,终于成功让这位教父下决心将一部分产业重心移到纽约。

 

他也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教父从不离开自己的家族。

所以他将在到达纽约的第一日,用自己的生命买单。

 

没错,吉尔伽美什是一个在职杀手。他明面上的职业换过无数,从服装模特到娱乐圈,再到夜店老板,某奢侈品牌执行总监,最后是现在的CEO。这种的人生赢家的唯一烦恼就是太过优秀,轻而易举的取得这些杂种难以企及的成就,生活的乐趣何在?

杀人。

打破规则,把杂种们玩弄在掌心,把法律踩在脚底,只要他想。然后在他不想的时候,去抱着迪卢木多,享受人生。

就是这样。

正经的生活对吉尔伽美什来说没有什么乐趣,迪卢木多的吸引力也在下降。天哪当年他们在斐济群岛相遇的时候这个黑发金眼的青年是多么性感啊。结婚五年,快要六周年他打算来一个大西洋群岛自驾行,直升机驾照和直升机下个月都能到手了。

虽然晚归的时间开始增加,但是吉尔伽美什仍然喜欢那个常在料理台上忙碌的青年,他身上总有干净、温润的味道。待人谦逊有礼,永远散发着那种古代骑士才有的可靠气质。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吉尔伽美什就决定想要他了,当晚滚床单,六个月后伪装打点好了一切,宣誓结婚。

“我爱你宝贝。”

一个飞吻落在装有戒指的暗格上,车停下,门童上前替他打开车门。

 

身着黑色制服的保镖带领他穿过长长的走廊后来到一扇磨砂玻璃门前停下,退开,守卫在门后。海洛因……瞬间扑面而来的气味让吉尔伽美什在心里来回骂了好几遍杂种,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地看着委顿在椅后的任务对象。

早知如此,他根本不用费半个脑细胞去想那些台词,反正这个眼神迷离的杂种已经连好好倾听的资格都失去了。

“我的朋友,很高兴我有机会能与您这样一位……”

在满室海洛因的余味中,吉尔伽美什甚至连背完的兴致都没有了。他温声说:“看起来您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来吧。”

在保镖的监视下他们交换了一个亲密的拥抱,吉尔伽美什亲密地抚摸教父先生的脖颈,让这场合作的商谈有了一个看起来相当圆满的结局。

 

直到他春风满面开门出去,离开,门口的守卫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毕竟谁也不会注意细看一位上流人士佩戴的昂贵戒指。黑水晶中的晶丝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特制的药剂让这位教父会保持着微弱的呼吸,像是熟睡一样地呆好久。可是守在门口的亲信显然深黯这种被毒品满足后的升天状态,竟没有一个试图盘问吉尔伽美什。

啧,所以我讨厌毒品。吉尔伽美什保持着傲慢的神色,并以秘密约见为由礼貌地拒绝了试图送他回家的帮派成员。

等他们反应过来再想追查的时候,会发现,所有关于吉尔伽美什的资料信息都是一片空白。而如果他们有意留下来调查的话,正好可以和他顺手勾引过来的国际刑警碰个面。

 

纽约市的夜晚灯红酒绿,一点点血腥与罪恶就像红酒中浸润的车厘子般被淹没进去,不分彼此。

 

4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如果这对模范夫夫能早一点坦诚相对的话,他们一定都会很开心的。迪卢木多也是一位杀手,职业的,经历过养父严格的训练,对枪械、冷兵器使用熟练至极。当然杀人并不拘泥于兵器,把高脚杯塞进喉管啦、塑料袋窒息啦、破坏颈椎啦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有一点是令人失望的。

杀手的世界并不像玛丽苏小说描写的那样,排行榜第一和第二一见钟情,坠入爱河什么的,而是被事前调查、资料和迅速及时的撤离路线规划得死死的。杀手这份职业其实堪比两点一线的上班族,出名是最愚蠢的事情。

所以哪儿来的什么排行榜。迪卢木多并不知道自己在业内是什么水准,不过以获取到近乎取之不尽的投资和目前为止零失误的信誉,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的还不错。

说到遇见吉尔伽美什的那个夜晚,那天他出差去斐济群岛,受雇于某个国际巨星,为他做慈善巡演的化妆师。是的,这就是他的正经职业,灵巧的手指除了玩弄大大小小用来杀人的器具以外,还能拿起粉饼眼影珠光腮红睫毛膏,和从大到小各种材质规格的毛刷。

因为本身的原因难以被女星请动,反而让他在上流的gay圈里颇有盛名。如果不是那个国际巨星有滥交的坏名声的话,他也不会去泡夜店了。

那天他把自己藏在角落的阴影处,寻找着目标。吧台的打开的新闻频道被舞台中心的硬核摇滚覆盖得像是消了音一样,猛烈的鼓点仿佛攥着人的心跳,光怪陆离的彩色灯光下整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

迪卢木多默默腹诽了一句他喜欢舒缓一点的,古典钢琴曲目就不错,他无事可做地分辨着新闻,大使馆被炸了疑似恐怖袭击,警察们正全力展开搜查,尤其是金发的男性。压低帽檐的化妆师安静地用吸管从杯中的空心冰球里喝威士忌,为自己今晚独守空房的命运哀悼。

——他没有找到合眼缘的猎物,也不想降低自己的标准。

——等等他找到了!

一个金发白肤的男人,长相十分,身材偏瘦想打九分,这腰不错,所以十分。看起来他正陷入麻烦,小地方的警察就是不好,岛太小了他们连夜店这种地方都搜,怎么不试试看去搜赌场呢真是的。

迪卢木多的洞察力极佳,他轻而易举地看出了这个金发青年从容下隐约的焦虑,打消了上去搭讪的念头。两根手指修长的夹下帽子,他做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双眼微眯静静等候。

 

果然那个人转了过来,天哪他的红眼睛可真漂亮,像宝石似的,而且看起来比第一印象要年轻。

后续地发展顺理成章,他简直想要感谢上帝在他不长的人生中编满各种倒霉的篇章,却让他遇到了吉尔伽美什。

 

抢夺帽子不成的少年看起来恼羞成怒,迪卢木多正犹豫要不要打晕了带走,警察便来了。于是化妆师先生一脚挑开了自己的工作包,把他化成了个女人。时间仓促,外加点的威士忌冰球太多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作品其实是不太满意的。

但是那个遮掩喉结的丝带满分。

职业杀手迪卢木多有生之年第一次体验到了激动得双手颤抖的感觉,他闭着眼睛用光滑的缎带表面抚摸过那截雪白细嫩的脖颈,根本不敢直接触摸,甚至不敢看。否则他一定会忍不住收紧它,亲手杀死这个美丽的猎物的。

感谢多年严苛训练下来的定力和自制,虽然尝试了三四次,虽然少年身上充满异域风情的辛辣香料气息充斥鼻腔,不过他总算打了一个满意的蝴蝶结。

一场酣畅淋漓的419之后,他问到了对方的名字,顺便也知道了,这个看起来像是个大男孩的家伙,比自己大两岁。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引以为傲的洞察力,这腰……真不错。

 

那次出差回来,迪卢木多告诉自己的弟子奥斯卡,他可能要恋爱了。


07 May 2016
 
评论(25)
 
热度(144)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