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金枪】神奇的书签

 -新tag开启,you see nothing。主要存放作者浪的痕迹
-已经不是ooc可以挡枪的了,或者你们可以当原创看【不】
-挑战失败,作者已经原地爆炸

和 @迷失域 一起写的高考作文同人挑战,我选的是“神奇的书签”,6.24晚23:00到24:00,一小时,限定字数1200

-以下高能

-

-

-

-

-

我特么为什么要写文,我为什么要做死普通人paro,我这种人为什么要试图用对话撑起不同人物,我为什么要写短篇,我为什么要开这种灵异的脑洞还逻辑不通,我为什么要有这些无关人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

你们真的要看黑历史嘛orz

-

-

迪卢木多是一名普通的高三生,他从未曾谋面的亲生父母给了他一副好相貌,乌黑蜷曲的发,阳光一样金黄明亮的眼睛。别的不说,他的书桌里从少不了有署名或没署名,但无一例外含情脉脉的粉色系信封,沉甸甸的一沓。

他的性格则是随了自己初中起就聚少离多的养父。那位名叫安格斯的先生是一位十足的英国绅士,金发白肤,眼眸湛蓝。当然他也非常英俊,以至于竟然少有人怀疑迪卢木多不是他亲生的孩子。常有各式各样的女性夸赞他犹如北海一年四季都温和细软的风一般温柔多情,可迪卢木多并不这么认为。

“那只是表象。”那时候他还小,很轻易地就被养父托着腋窝抱在了膝盖上,却仍然皱着眉头,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

安格斯笑着逗弄他:“那小迪觉得我像什么?”

退潮后的礁石——无人能得知其存在的时间有多久,也未能知道那上面镌刻的历史——迷人而坚定,睿智而沧桑。

年过半百却仍然英俊的绅士少有地开怀大笑了起来,他取下轮廓分明地眼眶上架着的单片眼镜,用放大的碧蓝色笼住了他的孩子,然后亲吻了一下他的鼻梁。

这是迪卢木多能第一时间想到的,和他监护人相处的片段。他很尊敬他,尽管他们聚少离多。

独自生活让迪卢木多总有一种忧郁内敛的气质,不如他的好朋友库丘林那样恣意活泼,或者是阿尔托莉雅那样的光辉凛然。他们才是正值这个年纪的学生该有的样子。

这显然不是成绩或者是人缘的问题。

“这是气质问题。除了我们以外,你就没有别的朋友,或者是说话超过五句可以进行建设性交谈的同学吗?”

“…… 抱歉。”

“你不该对我说抱歉,也没必要对任何人说抱歉,除了你自己。”

“……”

私下相处时阿尔托莉雅向来直接,甚至是恨铁不成钢的。迪卢木多无法对女孩子生气,更何况她确实地在关心着自己。

迪卢木多诚然是深受女性同学乃至教师们喜爱的校草,运动会五十米记录保持者,成绩名列前茅。可这并不能改变他需要有个人来说说话的事实。谈谈人生、理想与未来,他本来可以找同学或者老师,可惜对于前者他被情书吓怕了,而后者无法和他交流到点子上。

迪卢木多拔出钥匙,关上门并打开灯,看着黑漆漆的房子灯火通明。他叹了口气,想到班主任小心翼翼提出见一下他监护人的神情。这位温柔的太太十分心疼这个自高一以来都自己来开家长会的孩子,所幸他的卷子向来漂亮,即使从没有家长的签字也会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

他仅有的两位朋友在初中后就与他分道扬镳去了不同学校。库丘林只有寒暑假能见到,阿尔托莉雅的学校倒是正在对门,放学他们可以一起走一小段,然后目送着金发的友人被他哥哥像是宝贝一样地护送回去。

再聪明早熟的孩子面对孤独也无能为力,更何况安格斯非常爱他,他不应该为这些小事打电话去打扰远在国外的养父。

独居的高中生把从图书馆中借来的书放在桌上,觉得自己还不是很饿,于是决定先把看了一半的那本看完。小说情节让人着迷,他做完作业在晚自习就看掉了前半,合上最后一页时肚子已经抗议到疼痛。他随手把那枚金色的书签夹进中间,站起身准备热一下冰箱里的肉汤打发晚饭。

“杂种,换一本夹。”

书签……说话了。

-

-

-

-

1271,超时,没写完并且字数爆炸。
考完试我会考虑细化填上的

你们看那边有条躺平的咸鱼,那就是我。

24 Jun 2016
 
评论(24)
 
热度(42)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