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写个段子祝辉夜生日快乐

啊,黑刷我嫁orz我是如此的爱他,爱他变态占有欲以及神经病【真的是粉】

死棘与蔷薇:

 @月濑辉夜 




恶魔队的领队上前一步,用剑柄挑起刚加入不久的先锋的下颚。
那双混着血色的淡金眸子毫无波澜地看着恶魔亚瑟,手中状似长枪的法杖动了一下,最终没有任何动作。
“在这里,我的命令就是绝对。”恶魔亚瑟贴上恶魔库丘林的鼻尖,暧昧的吐息喷上对方苍白的皮肤。“我说过,现在又重复了一次。”
恶魔库丘林没有回答。他明白恶魔亚瑟并没有理解那个事实——曾经的库兰猛犬在被“洗礼”的同时也扭曲了自身的枷锁,不再是为谁效忠的番犬。
他不需要主人,也不需要主君。他战斗只是因为他想战斗,他需要战斗,而战斗也在呼唤他。

“知道历史上那些不服从的臣子们的下场吗?”恶魔亚瑟微笑着,眼底没有掩饰地有一丝暴戾。
他不会为了国家放弃他的追随者们,但是这不代表恶魔队的亚瑟王不是一个暴君。
“选吧,要么臣服,要么——”
恶魔亚瑟的话被从背后搭上的手打断了。
那个应该在十分钟前被他踢下了太阳炉的家伙正挂在他的背后,大半的身体依然破破烂烂,四处蠕动着正在生长的血肉。
但是恶魔迪卢姆多的确出现了,在他的背后,还没长好的喉咙让他的声音带着“嘶嘶”的漏风声。
“只有这点不行哦,亚瑟。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不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哟?只有这件事情绝不可以哟——My Lord。”

20 Oct 2016
 
评论(2)
 
热度(18)
  1. 月濑辉夜死棘与蔷薇 转载了此文字
    啊,黑刷我嫁orz我是如此的爱他,爱他变态占有欲以及神经病【真的是粉】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