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绿绮白弓
一个杂食党,墙头多如草。两两成cp,平地起后宫。
【刷子,汪酱,阿拉什,拉二,兰斯,崔斯坦,芬恩,红茶,闪闪】
排名不分先后,以上排列组合都吃
 
 

【双枪】Shape of you 【3】

-D.....闭嘴马上就明天了,快发!




3

不要放弃任何能放心闭上眼睛休息的机会,哪怕只有一分钟。佣兵生涯留给迪卢木多留下了不少礼物,比如迅速放空倒头就睡的能力——一场高质量的深度睡眠是最有价值的补给之一,与武器和情报并列。

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的他重新变回敏锐警觉的彪悍佣兵,随即他意识到了一个事实: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捡来的狼犬在他睡觉期间检阅了一遍自己的新领地,毫不客气的占据了他空空荡荡的餐桌,柔软的长毛像水一样漫过桌沿。见他醒来,狼犬霍然站了起来冲他呜呜了两声,迪卢木多熟练的替它挠了挠脖子,看起来经验丰富。事实上在此之前居无定所的佣兵没有什么养宠物的经验,只是他可以伪装得“像是自己有”。这不是工作需要么?如果你想要杀掉一个人,那么与他相处要假装得一切如常。如果你想要接近一个女人,那么你既要假装身经百战又要被她看出一点青涩。如果你想要接近什么小动物,那么……算了这太难了,即使你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它们,它们也视心情和饥饿程度决定是否再见下一个,脾气更差的还会在你胳膊上留两道血痕。

所以迪卢木多无数次干掉过警戒的猎犬/狼/貂/鹰(总之就是那些嗅觉灵敏被用于警戒的小动物),就像现在这样捏住丰满皮毛下的脊椎然后咔擦一下使其错位,效率高动静小,手法熟练一击毙命。不过迪卢木多喜欢狗,确实是诚心诚意,发自真心,主要是因为比起猫和女人来狗实在是天使。

“我就叫你……‘库’吧?”

狼犬的喉咙间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看起来并没有不开心。

于是迪卢木多放心的出门了。

他要给阿尔托利亚打个电话,顺便去采购一些物品。养狗需要什么买什么东西,需要注意什么,问一个养了十二条警犬的警官,她的回答最可靠不过了。其实迪卢木多最初想养一条流浪狗而不是去宠物店买一只的理由是如果有一天他因为任何原因人间蒸发,那么他的狗不至于太难过,反正也只是过回了以前的生活。那么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希望能把库养的好一点。

 

对自己和力所能及的周围负责,时刻怀抱离开一次就是诀别一次的觉悟。库丘林在查探了迪卢木多的屋子后做出了这样的总结。

蓝发的男人在房间内随意的走动着,也不管自己此时浑身赤裸,倒不如说现在这样让他觉得十分舒爽——遵从野性的本能!屋子很干净,各种意义上的,没有尸体或血迹的气味,迪卢木多把他的住处保护的很好。

既然如此,狼形时候隐约察觉到不自觉的小心翼翼也有所解释了。他的狼形和现在是两种生物,对于眼神、语气、危险这种信号感知敏锐,却对其他细节记忆不深。尽管库丘林有着狼形时候完全的记忆,可他无论如何思索都觉得每一个从狂暴时他眼前经过的人类都是一模一样的猩红色人形。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被狼形的他感知到的孤独一定是真实的。

这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他不由得伸手摩挲了一下光滑的下巴——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一个狠辣而英俊的杀手,正过着规律而干净的生活,因为太过寂寞,所以捡了一只流浪狗回来养。库丘林猜想迪卢木多可能在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拥有一群固定的,品行正直,极为优秀的同伴,但是之后都失去了,以至于现在他孤独的要命,自己却意识不到。

这听起来像是写作专用的设定软件中随机生成的文案,有反差有深度又有爱,吸引人们进一步去了解。翻这个白眼的时候库丘林真的忘了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一个爽快的接受了现代社会的狼人因为发现本体更加吃香于是在天气冷下来后进入城市游荡,靠漂亮的外表被人捡回家获以得一个冬天的长期饭票。

……

这次捡自己回家的小子绝不是什么圣母病发作或是绒毛控,反而看起来有着很了不得的过去——同时身具来自两只“天使”的诅咒与祝福的人类,他身上来自非人生物的气息浓烈到让处于狂暴中的狼人都生生冷静了下来。

这是做狼人坏处了。傲慢的吸血鬼们有一句话,如果他们不是害怕阳光/圣水/纯银,他们早就征服世界了。而他们的死对头狼人也半斤八两,如果他们能够控制自己的狂暴化……

事实证明,你叫不醒一个嗑药磕high的人类,但你可以打死他。同样也几乎没有什么能阻止一个狂暴中的狼人,除却死亡的威胁。

“天使”正是所有黑暗生物的克星,从定义上说它们是一群无法通过常规途径召唤的,具有强大力量的使魔。每一次人类魔法师对于“天使降临”的尝试都会招致全球范围的黑暗生物的围剿,在库丘林的记忆中“天使”的概念几乎已经浓缩为了一片陈列在居住地中的纯白羽毛,用来教导幼崽天敌的味道。

狂暴的狼形在迪卢木多的面前刨挖着坚硬的水泥地,他身上缠绕的两股圣洁的气息透露出浓浓的警告,一股力量清澈却明明白白的显示了浓厚沉重的憎恨,另一股则是死气沉沉的祝福。无论如何对于其他黑暗生物来说这个时候都应该直接掉头就走了,可是天敌的气息却让巨狼像是受到了冒犯一般连连低吼,看起来随时可能不顾一切地进行攻击。好在它的理智正因危险而飞速回归,和源自血脉的疯狂争夺着所有权。这种感觉绝不好受,可是最终库丘林还是成功了,而那位天使小姐也恰好在此时赶到。

“晚上好呀,小姐。”

“滚开,狼人。这个人类受我的保护。”

刺耳的刹车声中汽车堪堪在库丘林的面前停下,看起来恨不得把他撞飞。红发女人看也不看库丘林一眼,径直抓起迪卢木多的领子把他往车上拖,看起来……十分吃力?

她表现出的力气好像连同等体格的人类女性平均水准都不到。

联想到最近一次失败的“天使降临”活动以及那个魔术世家最后的下场,库丘林沉声说:“小丫头,死亡天使的力量让一个人造人获得了超出机能的寿命后,还能剩下多少?”


18 Feb 2017
 
评论
 
热度(32)
© 月濑辉夜 | Powered by LOFTER